梅花高掛在枝頭。小小的人兒一蹦一跳的出現。
「咦?」它停下了腳步,「為什麼那裏會有花呢?好冷好冷耶!」
「那是梅花,越冷會越開花的。」身旁有個聲音這樣對她說。
「可是,其他的花都是春天才開的啊!這樣不寂寞嗎?」小小的人兒此時露出稚嫩的臉,用純真的眼睛望著。
「梅,花之君子者也。媚世者眾,君子曲高而合寡...」
「?」「沒事,哥哥是說他不怕寂寞。」
「它不會寂寞,有灣兒陪!灣兒要常常來這裡!」
「原來灣兒喜歡梅花?總是很少人會來看他呢。他一定會很高興的。」兄長的大手摸了摸女孩的頭。
「吶,耀哥哥...你喜歡梅花嗎?」
「...」青年遲疑了半秒。他斯文,溫和,而且有長長的辮子。
「不喜歡嗎...」女孩失望的問。
「我,尊敬它。」畫面在青年的眺望下進了黑格。
------






------

「嘖。」一個打扮入時,留著長髮的俏麗少女,站在柱子邊跺腳,他看了看手錶。
「要不是不小心在梅園遇到他,想起之前約定過的,不然我幹麻跟這種笨蛋哥哥約會阿,要的話也至少找個金髮帥哥。」
「1小時了!早知道我就不答應這光想就不怎麼愉快的約會。每次!每次都是這樣!每次都...」

-

『下次哥哥再帶妳去那洋人的戲院走走。』
『那我們打勾勾!』

『對不起,灣兒,哥哥有點忙。』
『對不起,灣兒,那些夷人的事務太多了。』

『對不起,灣兒,對不起。哥哥也不願意把妳送走。』
『是不是灣一直吵哥哥要去梅園?灣不會再吵了,灣會乖乖的,哥哥不要把灣送走好不好?』
『哥哥,灣不要去本田二哥家!灣會安靜等哥哥,不要把我送去本田二哥家好嗎?』

『哥……哥。』
『對不起……』
-
「每次...」
-
「灣兒。」熟悉的聲音讓她回首,髮梢上的珠穗在一陣騷動後愕然靜止。少了平時習以為常的那一身唐裝,眼前的男人換上了好看的便服,就像是不認識的過去。
王耀像是第一次和女孩約會的年輕小夥子,窘迫得抓抓頭髮又拉拉被香港強迫換上的這一身據說很潮的衣服。

-
「那……那個梅園的梅花開得很好看。」王耀說。
偷偷看了一眼香港塞給他的開場白小抄,然後看著上頭密密麻麻的字跡,猶豫了一下。

「妳今天穿得很漂亮,呃,粉紅色很適合妳,雖然妳好像沒有換過。」王耀繼續照著上面的小抄指示說出了讚美,但是句尾不知道怎麼的就冒出了真心話。
「啊?」台灣有些反應不過來。
「我是說…我是說這一身衣服很適合妳,呃……非常沉魚落雁、閉月羞花,總會讓人想到桃之夭夭、灼灼其華,欸,我不是說妳宜室宜家啦,也不是說你不宜室宜家,就是…就是…就是可愛得像團團圓圓一樣。」一發現自己脫稿演出,王耀錯愕之餘立刻語無倫次的辯解。

「你的意思是說我胖了嗎?」柳眉一挑,質問。

「呃…不是…只是…欸…就是很可愛…嗯…」支支唔唔的解釋著

王耀突然感覺到身後的小樹叢裡頭又遞上了一張紙條。

喔,果然是小香。王耀心裡感動之餘,把紙條握在掌心中,趁台灣賭氣轉頭的時候立刻拿起來不假思索的照本宣科全都念了出來。

「小灣穿得如此美麗,哥哥我立刻被妳的風采迷得神魂顛倒,妳的美麗好比夏姬、維納斯、雅典娜,妳的美艷應該要被米開朗基羅從大理石中雕琢出永恆,應該要被梵谷從歷史中留下燦爛的片段,妳是我的Godi……這怎麼念?呃……不管了,妳是我的公主、我的女神,我渴望用我初出母體的姿態去讚嘆妳的純潔無瑕、妳的高貴和矜持……」

「夠了!」灣娘聽不下去,立刻起身,抓過王耀手裡的那張小抄一看,立刻發現那張便條紙根本就是法蘭西斯的。

難怪怎麼他一念她想像出來得畫面卻都令人髮指!(其實我想像到得畫面就是剛剛提到的名著全換成法蘭西斯的頭)

「啊?!」王耀愣了一下。

「你搞什麼啊你!叫我出來演羅密歐與茱麗葉嗎?」氣得七竅生煙,台灣揮了揮手上的紙條。

「呃……不能演孔雀東南飛嗎?」像是做錯事的孩子一樣小聲的問。

「王耀!!!」灣娘簡直要爆氣了。

「對…對不起,我真的不知道該說些什麼,所以小香他就替我準備了紙條,我也不知道內容怎麼會這麼像法蘭西斯會說的話,但是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王耀有些窘迫的解釋。

「好了,我不想聽了。」大步地走到王耀半步之前,恰恰好將身後的男人摒棄在視線範圍之外。

「灣妹。」有些無奈的看著事情的變化,王耀不知道自己到底錯在哪裡,難道是用得不夠白話文?還是要用阿爾那一套什麼,yo baby, 今天梅花很漂亮 yo ,之類的開場才能讓事情好轉?「灣妹,妳不要生氣,我只是不希望這次見面會像之前的情況一樣糟。」

灣娘停下腳步,卻沒有回頭。

「我以為我們有不把過去帶來今天的默契。」王耀走到她身邊。

「如果沒有那些過去,那我就什麼也不是了。」像是責難嘲笑他愚蠢的提議般,卻又回答的輕柔而且婉轉。

「妳是我妹妹,是我們家的一份子。」眼前黑髮男人說得過於堅定。

「不,從離開後我就不是了。」

「妳──!」王耀的表情從錯愕轉而有些憤怒。

兩人再一次轉為劍拔弩張的對峙。

台灣轉頭,瞬間恍若自己落入那對如墨般的池水間一般,清清楚楚地看見自己的身影在其中。

然後她旋身,走向一間小舖前擺設的玄色石桌椅坐下,擺出了拒絕談判的姿態。

「欸?」王耀一愣,對於灣娘的態度有些惱火卻又無可奈何地跟著她坐到了她對面的椅子上。

「兩位…要什麼?」服務生陪著笑臉問。

「白毫銀針。」
「白毫銀針。」
不假思索的異口同聲。

灣娘抿的死白的唇放軟了拗直;王耀惱火的眉間錯愕地舒展。

『哥哥、哥哥、哥哥,哥哥你在喝什麼呢?』小小的女娃兒伸長了身體,就想看看眼前的男人喝什麼喝得這麼珍惜。
『白毫銀針囉。』話裡滿是溺愛:『小灣要不要嚐看看?』
『好!』開心點頭,捧過男人推過來的紫砂杯便是一飲而盡,『噁!好苦!』,女孩精緻的五官皺成了一團醬菜,這表情卻逗得王耀好心情地笑了起來。
『灣兒果然還不懂呢。』其實王耀笑起來很好看,清逸俊朗的眉間帶著一絲茶的香氣。
『哼,下次再來賞花我就懂了!』女娃兒哪懂得欣賞眼前的美景,忙不迭地就是和哥哥頂了回去。
『好,下次來賞梅的時候,我們就喝白毫銀針。』男人伸手揉了揉女孩的黑髮,然後折下一隻梅別上女孩的髮際。笑得依然春風似的溫柔。
『打勾勾!』

服務生沏上的茶在一陣動盪後慢慢地在氤氳間拼湊出他的倒影

回得去嗎?
她看著眼前男人在石桌上的倒影,在心底輕輕嘆了一口氣。

「灣,一個人在外頭,不想家嗎?」王耀開口,台灣透過倒影見到的,是試探和遲疑。「我不是…不是代表我上司……只是……只是問看看。」

見到她困惑的眼神
他又強調:「真的,只是問問。」

「想。」她回答得簡潔,然後更堅毅地強調:「但我已經習慣不去想了。」

「如果……想的話,偶爾回家看看好嗎?」王耀就是不肯放棄任何機會:「只是看一下哥哥也很歡迎的。」

「你有沒有想過,倘若我回了家,是不是──沒有什麼好下場?」眼盼輕抬,她開口。

「怎麼會?就和香港一樣,妳看,我也沒有干涉他什麼不是嗎?」王耀立刻否認:「我會特別準備一間房給妳,妳要在裡頭做什麼都行──呃,不過太誇張或是傷風敗俗我還是會管──不會管很多啦……呃……就是一般的管,妳知道的。」

「是嗎?」台灣看著眼前急忙撇清的男人,沒有泡好的茶苦澀好似還在那個淺淺的笑容上:「所以,你其實還是不懂,還是不知道……」

王耀困惑地等著她的話。


「其實我有多麼慶幸當初離開你,否則今天我不會在這裡,不過是海外孤島上一座小小的墳墓。我知道我對你而言根本沒有意義,所以我一找到機會就離開,我一直希望這幾年裡你會想通、你會懂,但是,你的歷史太沉重,重到根本沒有機會看清楚我存在的意義或許大過於你的那些仇恨和過去。」


「妳……!」王耀有些氣結:「我沒有這麼想過!妳忘記我是你哥嗎?我怎麼可能忍心傷害妳!」

「我沒忘記過。」髮鬢的梅花顫動,女孩直視著眼前的男人:「我知道妳沒想過要傷害我,就像當初路德維希先生沒有想要傷害基爾伯特先生一樣。」

「但是,我也沒忘記,其實我一直是可有可無的存在對吧?其實從以前開始,你...從來沒有在乎過我。只是現在我沒有在你身邊,你覺得渾身不自在對吧。你體諒過我,在乎過我嗎?」

「在乎?」王耀再也忍不住,「那有人在乎過我嗎?你知道欠了完全無法負荷的債,但所有資源都掌握在別人手裡的感覺嗎?妳知道一個孩子剛餓死,卻因為要照顧生病的孩子而無法替他安葬的感覺嗎?你知道明明已經沒有力氣全身是血卻必須獨自面對敵人而親人都不知道在哪邊的感覺嗎!你知道...在眾人面前被...玩弄過後還得抓著殘破的衣服出來道歉是怎樣的情況嘛!誰在乎我了...?沒有!完全沒有!那種情況我卻還要微笑面對你們,微笑著來赴約,目送你到別人那邊...」說著說著,眼淚從王耀的眼角掉出來,灣愣在一邊。

「...抱歉,講了些裹腳布的事。」他擦擦眼淚,把茶一飲而盡。

過了許久。


「哎,付錢吧,去哪都好總之別繼續悶在這裡。說過這次要開開心心的玩的。」露出了有點生澀的微笑,王耀起身付了錢,直接離開。

「唔...那我們,去湖邊...看看有沒有天鵝船...唔我想這樣會比較浪漫?」對於眼前這完全不懂浪漫的笨蛋,灣娘噗的笑出來回應他的誠懇。

「是不是還要準備朵鮮花,然後划到湖中心,對我說愛我?」台灣調侃的說,「那最好在下個雨,多浪漫...」

不說還好,說完天空瞬間低起了雨滴,來得又快又急,兩人只得躲到湖邊一株大樹下。

「噢...跟你在一起真帶賽!看起來今天不適合亂說話。」灣狼狽的撥了撥濕潤的頭髮,低頭看見自己的衣服被雨淋濕而變成半透明,尷尬的用手護住胸部。

王耀不發一語的把西裝外套脫下遞給台灣。台灣打量他而沒有伸出手接下。

「...幹麻。」

「拿去。」王耀臉上泛了紅暈,只看著旁邊的雜草,絲毫不敢看自己的妹妹。

「謝謝。」灣看了情況後像個小惡魔一樣的笑了,接過衣服。

兩人就這樣看著湖,等雨停,不自覺得越靠越進。



看了看對方,其實有太多的話。

因為說不完的,所以也不知道如何開口。

其實有太多的感情放在心中,只是如果有對話的機會,往往淪為無法結束的辯論。



「...你說的,其實...我明白。我都明白,我知道...你替家庭背負很多事情,對不起。灣兒...都明白。」台灣著低頭說。

聽到了台灣自稱灣兒,王耀的臉擺出了個明顯是有點高興的蠢笑。

「啊...只是隨便說說啦...哎,雨好像停了。」王耀手掌向上探測。

「...呃,還划船嗎...」看了全身可憐兮兮的台灣,王耀瞬間明白自己問了個蠢問題,想必自己也差不多。

「划什麼啊...去把自己弄乾吧...不如,我們去直接買新衣服。」

「欸?只是濕了而已啊...噢好唄。」看著表情帶著威脅性微笑的妹妹,王耀妥協。
-


「這樣,好看嗎?」灣穿了試穿的衣服走出來。

「好看,好看,當然好看...」其實王耀覺得台灣穿什麼都很可愛。

「...你不挑點什麼嗎...」

「不了,其實...」

「笨蛋!」說完台灣拉著笨蛋兄長去選了衣服。

「試試看這個?這應該不錯...」

「不,我不適合...我...」

「葛格家的衣服一定適合任何人的,灣小姐的眼光很好。」

「啊...這家店是你的啊你這傢伙...」

「快點試試看啦!」台灣催促著。

只見笨蛋兄長直接當眾脫了衣服,灣差點沒叫出來,只能有點丟臉的推著它網更衣室的方向。

「啊...只是上衣而已啊...好啦好啦...我去就是了。」

-上次他帶她去購物是多久的事情了呢?

『灣兒和梅花很相配呢。』
『下次哥哥再帶妳來這兒走走。』

-那又是怎樣的情況呢?

看著王耀,她懷念曾經是他天地的兄長的背影,看著他那一條盡在不言中的傷疤。

--

購物完畢,他們出來。

「有點晚了呢。呃...我今天...你覺得...及格麼?」

「什麼?」

「裡想的...約會對象...?」

「...其實,我發現我沒這麼討厭你啦。」

「只是...回不回家這種問題...請給灣兒時間決定。」

「但是,在我決定,就維持這樣好嗎?」抓住王耀略為妥協的表情,台灣繼續要求。

「只要妳不老和阿爾鬼混。」王耀又擺出了一家之長的姿態:「男女授受不親,妳一個女孩家別和人家往來甚密。」

「喔。」明明他上司找的是你又不是我,他和我這麼好不都是要氣你嗎?台灣在心底偷偷抱怨。

「還有,也不要和他亂買什麼危險的東西。」尤其是對付我的,王耀邊想邊念,居然還瞄準了他打,實在太過分了,「女孩家和人家玩什麼飛彈大砲的,太不像樣了。」

「再說啦。」台灣繼續漫不經心的回答。

躲在小樹叢的人們看著兩人漸行漸遠的背影消失在視線範圍才出來。

「喂喂,她不和我買武器那Hero我欠你的錢怎麼還阿!」阿爾一被馬修放開了嘴巴就立刻罵咧咧的抱怨。

「果然有葛格我這個愛的使者在就沒問題了。」法蘭西斯驕傲得準備用裸奔慶祝,然後被亞瑟準確無誤的一槍爆頭,「果然在約會啊!聽到紅酒笨蛋的情報趕來是對的。不要妨礙我拍照,這可是要賣給太陽報的!」

「後面發生什麼事了?」王耀回頭想看清楚後面的騷動。

「別理他們。」台灣手起袖間立刻飛出了幾道銀色物體。

「女孩家別玩這麼危險的東西阿,啊魯。」又開始碎碎念:「哪天妳回家我再教妳一遍列女傳好了。」

「靠,老娘不回去了。」抗議。

「女孩家講話要有教養,啊魯!」王耀繼續發揮哥哥的本色:「教不嚴、師之惰,可見都是我的錯!妳下次回來我可得給妳重新上一遍禮記了。」

「你夠了喔!」警告意味相當濃厚。

「妳怎麼可以這樣對哥哥說話?妳真的把女書的內容忘光光了嗎?這樣不行的啊魯,你忘記婦德、婦言、婦容、婦功嗎,哥哥知道妳一定忘記了啊魯,沒關係,哥哥現在可以教妳。」講得還是振振有詞。

「哥!!!!!」
粉衣的女孩氣得拋下男人大步就走。

「灣娘!」男人叫住她的聲音裡不知道為什麼帶了一點欣喜,然後一把拉住了女孩。

「做什麼!」火大的瞪著他。

「妳剛剛叫我哥哥了。」王耀笑開了眉眼:「這是今天第一次呢,啊魯。」

「欸?」台灣水靈靈的大眼眨了眨。

「而且……」放開拉住她的手

王耀笑得像幾百年前跟著嘉慶來找她的時候一樣清雅溫柔:「我等這一聲哥等了六十幾年了。」

「哥。」又一次如天使般的呼喚。

「怎麼了?」喜孜孜的回答。

「你真的像別人說的一樣是變態妹控耶。」瞇眼吐槽。

「欸?」完全沒有想到她會來這麼一招,王耀登時傻在原地。

那愣頭愣腦的表情讓灣娘噗哧一聲笑了出來,梅園間頓時充滿了女孩開心的笑聲和男人笨拙的辯解。

一手策畫了這一切的幕後黑手輕輕揚起了一個笑。

「就維持這樣下去吧。」


吶喊用(?)
無病呻吟
[[音樂頁面]]

↑仙劍/水龍吟+千年

因為被人說吵所以

+++++

-----

廚可廚,非常廚。

-----

  ★★★   ★★★

 ★   ★ ★   ★

★  +  王     ★

★     耀     ★

 ★    我 +  ★

  ★ +  老   ★

   ★  婆   ★ 

     ★ ★   +

 +    ★    

不過我老婆很討罵所以可以盡量罵沒關係
-
商業、同人、美工方面各種委託歡迎、意者詳談。
插画、同人商業問わずお仕事募集中ですので、お気軽にご連絡ください><

-

海外地區少量同人本代理、代印,詳細請來信洽詢。

-

kawarushiroto@gmail.com

-

QQ=744850173

-

[[文字小說放置場]]

[[黑秀網★圖置場]]

[[ pixiv ]]

-

↓通★販☆相★關↓

[[通販相關]]

↑通★販☆相★關↑

---------

日不升帝國。追蹤歡迎。有雷注意。

翻譯機↓
關於這裡的五四三和近日狀況

白冬

Author:白冬
我喜歡這三人的牽絆。



進來這裡的以你看過這個的前提下



少年啊!要胸懷大坑!

-直參

CWT33:3/2-3(六/日)
台灣大學綜合體育館

征戰の系譜2-Unlight Only
耕莘文教院1F大禮堂
(已報名)




坂田銀時我老公。
王耀にーに我老婆★★★★★
-


-
本命+


GINTAMA-

沖神沖/ALL銀ALL

攘夷4人大鍋炒(誤)



APH-
ALL中/米中/露中/英中/極東
亞細亞組/菊灣/露ALL/

米英/米日/法英/法貞/東西兄弟



無雷。



哈利波特-
犬狼/詹石

教授愛。



盜墓筆記-
邪瓶/ALL胖

鋼之鍊金術師-
羅伊莉莎

HunterxHunter-
雷酷/西伊/揍敵客家/奇犽人生淫家(??

UL-
貝傑/軍服組/阿貝爾本命

打屁用
歡迎報料和婊管理人(幹
大家來戳NINI~
NINI小時鐘
樹洞
沒人會來看的圍脖
類別
☆APH雜技團
姦情滿天下,共腐共妄想
逃到外面去
●不要亂按
腳印
搜尋欄
RSS連結
加為好碰友

和此人成爲好碰友

peaceful world
在世界中心呼喊萌
free counters